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2423章 大戰歸來

作者:飛天魚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..,最快更新萬古神帝最新章節!

    血絕戰神和血后第一時間,飛至黑暗星的上方。

    血后滿臉關切,抓住張若塵的右手手腕,調動神力和血氣,源源不斷注入他體內,幫他療養傷勢,化解侵入體內的暗黑力量。

    閻無神臨死一擊何等恐怖,威力幾乎達到無上境大圣的層次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背負雙手,臨空而立,不怒自威,觀察著張若塵。發現,他雙目赤紅,渾身邪氣四溢,體內的五行混沌圣氣盡數轉化為了血煞之氣,正是入魔的狀態。

    人類的氣息,幾乎完全被不死血族的氣息吞噬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當然不介意,張若塵完全脫變成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但,擔心的是,張若塵的心神意志和不死血族不相契合,卻強行轉變,最終變成的將不是不死血族,而是一尊完全失去心智的瘋魔。

    “他煉化了白蒼血土,傷勢再重都可以自己療愈。可是他的心魔,已經完全爆發出來,占據了心智,當務之急,是將他送去福祿神宮,只有命運之道才能壓制心魔。”血絕戰神沒有掩蓋自己的聲音,故意讓四周的諸神聽見。

    血后一驚,傳音道:“送去福祿神宮,讓命運之道,壓制他體內的心魔?不行,絕對不行。”

    血后曾為張若塵招魂,又曾幫助他融合前世今生的肉身,知道他體內藏有很多大秘,絕不能讓外人知曉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知道血后的顧忌,道:“我知張若塵體內,必有了不得的至寶。但是,一位神尊,還不至于看上一位大圣小輩的東西。即便是接天神木幼苗,乾坤界,乃至損毀后的日晷,在神尊眼中,都不算什么了不得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見血后依舊不同意的模樣,血絕戰神又道:“心魔侵蝕精神意志,外人根本幫不上忙,只有命運之道可以壓制。若是不想張若塵陷入心魔深淵,我們別無選擇……咦……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忽的訝然,目光重新移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只見,張若塵赤紅如血的眼睛,微微淡去了一些。

    十只金翼上的血紋,逐漸消退,不再像先前那么邪氣獰然。

    “塵兒的精神意志強大,心魔被他自己壓制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血后大喜過望,釋放出精神力,化為螢火蟲一般的密密麻麻的光點,將張若塵的身體包裹。

    神的精神力,足以對大圣的心魔,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。

    她輕喝一聲:“醒來。”

    僅此兩個字,卻蘊含血后畢生精神力,猶如神音天咒,震蕩張若塵的意識海,威懾他心中的魔障,萬千雜念盡數散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,逐漸恢復清明,圍繞在身體四周的混亂力量,全部收入體內。

    “塵兒!”血后輕喚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頭,目光向血后盯去,仿佛從迷茫中歸來,遲疑了一瞬,道:“母后,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血后的雙目一瞇,疑惑道:“先前的事,你絲毫不記得?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想了想,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血后道:“你的意識,被心魔入侵,與閻無神爆發了生死決戰,這里是虛無空間。”

    “爆發了生死決戰?我記得……今天是我和羅乷公主訂婚的日子才對,怎么會突然被心魔入侵?心魔呢,是被母后和外公鎮壓下去了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疑惑,說著,劇烈咳嗽起來,渾身虛弱無力,百枷境的修為似乎都保持不住,將要跌落的樣子。

    連忙內視,發現體內傷口密布。

    血脈、圣脈、經脈、臟腑、骨骼,甚至還有圣源、氣海、圣魂,皆有密集而又細小的裂痕。裂痕中,蘊含純粹至極的黑暗之力、本源之力、佛勁、閻羅氣。

    其中,黑暗之力最為強勁。

    血后扶住張若塵,道:“心魔是被你自己鎮壓下去的,母后的精神力幫了一些小忙。”

    “閻無神呢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血后道:“已經隕落。”

    聽聞這話,張若塵久久矗立,舉目四望,發出一聲長嘆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站在一旁,細細的打量張若塵,眼神深邃如無盡血潭。

    按理說,被心魔侵蝕心智之后,是絕對不可能憑自己的力量恢復過來。張若塵有大毅力,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可是有些事,不是靠毅力,就撐得過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,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,先找地方療傷,否則將會留下永遠無法治愈的隱患。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傷勢,我還扛得住。但是,今天是定親之日,我必須立即趕去,不能失信。否則,將會損福祿神尊和天羅神國的皇族臉面,對羅莎公主也是一種傷害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終于露出滿意的神色,點了點頭,道:“很好,有擔當是一個男人最基本該有的東西。走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、血后、張若塵離開虛無空間后,五清宗的神影,出現到黑暗星上空,凝視了星體片刻,衣袖一卷,將暗黑星收走,遁形而去。

    “兩個元會級天才,一個隕落,另一個必定一飛沖天,成為這個時代的領軍人物。張若塵啊,張若塵。”青鹿神王輕嘆一聲,神影逐漸隱去。

    鬼主眼神沉凝變化,隨即一甩衣袖,破開虛無空間,飛回命運神域。

    源非大圣眼神凝縮,道:“張若塵斬閻無神,威勢登至頂點,在拼命的狀態下,幾乎可以叫板無上境大圣。看來,要為七弟報仇,只有四姐親自出手才行。”

    源天君主沉凝不語。

    源姝真皇一雙美眸,似九天星辰般明亮,盯了源非大圣一眼,道:“報仇?為什么要報仇?”

    源非大圣一怔,連忙道:“七弟喪命張若塵之手,此仇不可不報。死族在狩天戰場上的失敗,張若塵更是要付主要責任,豈能輕易放過他?”

    源姝真皇拍了拍源非大圣的肩膀,語重心長的道:“此一時,彼一時。”

    源非大圣只感覺源姝真皇的手掌,沉重如山,每一拍,似乎都能擊碎他的不朽圣軀。

    但是將要落下之時,所有力量,卻又瞬間收回。

    源姝真皇道:“張若塵大勢已成,如今地獄界誰敢動他,必定惹得血絕家族和天羅神國皇族的瘋狂報復。你覺得,有幾個勢力,承受得住他們的怒火?五清宗尚且選擇了沉默,我們何必要往刀口上撞?我們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源非大圣欲言又止,很不甘心。

    源姝真皇道:“剛才我拍你這三下,每一下,都堪比張若塵剛才打出的全力一擊,自己掂量掂量。七弟隕落在狩天戰場上,是生死之命,是自己太弱,今后你別再提復仇二字,小心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四姐教誨。”

    源非大圣雙手抱拳,微微躬身。

    源姝真皇輕輕點了點頭,又道:“不過,張若塵身上至寶太多,也太過優秀,必定已經被多方勢力盯上。我們不敢動他,但是敢動他的人,并不是沒有。他能不能活著成神,還是一個未知數。”

    諸神的神影,全部消失后。

    閻昱和芙湘女撐著黑暗天機傘,邁步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二人臉上,驚異未消。

    芙湘女的美貌可與源姝真皇相提并論,如同畫中仙女,紅唇微啟道:“閻無神和張若塵的修為,還沒有達到百枷境大圓滿,竟然就強大到了如此地步。幸好張若塵擊殺了閻無神,要不然,我懷疑,我萬里之外射出的一箭,很有可能殺不死他。”

    閻昱身形俊逸,飄然而又出塵,道:“風后遭到無間閣神靈刺殺身亡,閻無神在生死決戰中隕落,我有預感,地獄各族的平靜,很快就會被打破。而張若塵,很有可能就是站在漩渦中心的那個人。”

    地獄各族!

    不是地獄十族。

    地獄界的十族,只是最龐大的十個種族,掌握所有權利的十個種族。除此之外,還有不少小的族群。

    比如,附庸在不死血族旗下的,還有血蛛族、噬血蟻族、飛天血蛾族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即便是不死血族內部,也不止十大部族,還有數之不盡的小部族。

    “是嗎?亂世好啊,亂世才能出強者,早就該冒出一個人來打破平靜。紅塵絕世樓,赤霞飛仙谷。海石星天外,神山驚云閣。我欲登臨九天摘星,奈何神路漫漫,何時可期?何時可期?”芙湘女長發飛揚,背著水晶長弓,身形化為一道流星般的白光,飛出了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閻昱緊跟而上。

    神境之下,能夠像他們二人這樣,隨意進入虛無空間,又能隨意離開虛無空間的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福祿神宮。

    各大勢力的代表人物,皆是被“風后遇刺”和“張若塵和閻無神生死決戰”的消息,驚得面面相覷,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無間閣太放肆了,居然敢刺殺新晉命運神女,明明就是在挑釁命運神殿。依我看,應該調集所有力量,將他們推平,全部殺無赦。”

    “無間閣閣主身份隱秘,修為高深莫測,據說斬過神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說,無間閣殺風酈,到底是意欲何為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也是在添亂,訂婚之日,竟然跑去和閻無神決戰,難道不怕惹怒神尊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怕?若是張若塵戰死,神尊何以怪他?若是閻無神戰死,張若塵便是這個元會的唯一至強,神尊也不會太過苛責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和羅衍大帝,交友滿天下,前來參加訂婚宴的勢力代表,數量眾多,個個名頭響亮,沒有大圣修為,根本進不了神宮外殿。

    連綿數十里的區域,燈火通明,聚集了數之不盡的強者。

    羅乷穿著鳳凰赤錦長裙,面容絕艷,在數十位圣境侍女的陪同下,一動不動的,站在層層宮宇的前方,眺望無盡的黑暗,眸光不斷變化,盡顯擔憂之色。

    仿佛變成了望夫石。

    關于張若塵和閻無神一戰的消息,接連不斷傳回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和閻無神,進入了虛無空間,勢要分出生死。”

    收到這一則消息,羅乷不顧一切,想要趕去,阻止二人繼續戰下去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一旦進入虛無空間戰斗,同歸于盡的概率很大。

    可惜諸神都因“新晉神女隕落”之事,被福祿神尊召喚去了命運神山,羅乷想要進入虛無空間,卻沒有辦法。

    羅生天帶著一支圣軍,返回了福祿神宮。

    羅乷飄然迎了上去,急切的問道:“有結果了嗎?”

    羅生天聳了聳肩,雙手一攤,道:“我也進不了虛無空間,怎么可能知道那兩個瘋子誰生誰死?不過,閻無神修煉的本源之道,對虛無有一定的克制作用,在虛無空間中戰斗,會有不小的優勢。”

    羅乷的心,深深的一沉。

    般若站在燈火通明的院落中,四周皆是人影,可她卻感覺,天地之間,只有她一個人一樣,分外的清冷和孤寂。

    當風后被刺殺的消息傳來,她就已經明白張若塵到底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說,已經恩斷義絕了嗎?你為何還要這么做,為什么呢?不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般若雙眼凄迷,蒙著一層水霧,喃喃自語:“一定要活著回來!否則……所有一切都失去意義了!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喝了很多酒,搖搖晃晃的,走到羅乷和羅生天的面前,大著舌頭含混的說道:“公主……公主殿下,依我看張若塵分明就是不在乎你,他若是……若是在乎你,怎么可能在訂婚當天,跑去與人生死決戰?不如……不如你嫁給我吧!”

    羅乷心中緊張而又擔憂,哪有心思理他?

    羅生天翻了一個白眼,我妹妹就算不嫁給張若塵,又豈是你摩羅戰帝配得上?

    不過,摩羅戰帝前面那句話,倒是說到他心坎上去了,張若塵在定親當天與閻無神決戰,將他妹妹,還有無數赴宴的修士晾在一邊,的確是太過混賬。

    即便母后偏幫張若塵,為張若塵說了一席好話,羅生天心中依舊十分不滿。

    羅生天長長吐出一口怨氣,柔聲對羅乷道:“還是算了吧,讓所有人都散去。先不說張若塵回不回得來,就算取勝,多半也是慘勝,哪里還能來參加訂婚宴?”

    羅乷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,顯然沒有將他的話聽進去。

    羅生天又道:“新晉神女隕落,神尊和父皇他們都在忙活此事,恐怕顧及不上訂婚宴了,皇妹,沒必要繼續等了!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說過,他會一生一世守護我,絕不負我。我信他!”羅乷堅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羅生天咧了咧嘴,心中暗道,這樣的鬼話居然都信,皇妹怕是被張若塵灌了迷魂湯,失了心智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空間猛烈一顫。

    一道空間之門,被神光,撕裂而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空間之門中走了出來,出現在羅乷的對面,盡管臉色蒼白,卻身姿卓然,面帶微笑,道:“羅乷,我來了!”

    ();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
《萬古神帝》閱讀提示:

① 精彩小說《萬古神帝》連載于酷讀吧小說網,更多關于《萬古神帝》內容, 請關注看酷讀吧小說網。本站已開通手機(m.kudu8.net)閱讀功能,敬請通過手機訪問《萬古神帝》最新情節!
② 本站所收錄精彩小說 《萬古神帝》(作者:飛天魚)及有關此小說《萬古神帝》 評論所代表觀點,均屬作者個人行為,并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③書友如發現本小說《萬古神帝》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請馬上向本站舉報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謝您的支持!
④《萬古神帝》是一本優秀小說,情節動人,為了讓作者:點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請您購買本書的VIP、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,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!小說的未來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
澳门配码骗局